出黑暗,入光明--- 鄭杜麗君姊妹見證
 
大約在我國小一直到專科這十年,召會的弟兄姐妹常常到我家看望。國中的時候,有一天,沈弟兄到我家來看望,就問我姐姐要不要受浸,她即回答,「不行,還未明白聖經,豈能受浸」等我們明白了再受浸。我隨即附喝,沒錯,等我們明白聖經再受浸。」但時間一天天的過去,一年、兩年、三年,我們也沒主動去翻聖經,更不用說明白聖經了。

  十五歲國中畢業,到台南讀五專,專一下學期,學校發生一椿命案。一位高雄工專的女學生被棄屍在我們學校後門,她以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,後來轉走。好巧不巧,她以前睡過的床正是那時我睡的床,208寢室6號,大家繪聲繪影的,使我們寢室攏罩在黑暗、恐懼的光景裡,當然我也會害怕。有一天夜裡,我起來上廁所,大家都睡的很熟,只有電風扇轉的聲音,忽然間我聽到一個非常清晰的呼吸聲(我很肯定那是從黑暗權勢來的聲音),當下我立刻打了一個寒顫,從那次之後,我就睡的不安穩,常常嚇醒,常常被壓。

   接著在我專四、專五這段期間,我發生了一聯串讓我措手不及的事。首先我得了重感冒,我一直咳一直咳,像得了百日咳一般;接著,因我的室長要畢業,為了歡送她有個聚餐。室長騎摩托車載我,逆向行駛要轉入一個巷子,結果我們被撞了,我因為坐後座所以腳受傷,有一段日子腳無法走路,好不容易快復原了;專五我可以搬到校外住宿,有一天,我的室友從浴室洗完澡,浴室門口濕濕的,我正要進去,一不小心摔在浴室門口,我重重的摔倒在地,腰都直不起來,內心非常的害怕,我擔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後來一直看病,也慢慢有起色了,但我尚未喘口氣,我的室友請我陪她去夜市買東西,那邊的馬路,可能路口太暗,我被一位女騎士撞倒在地,我的嘴唇貼在柏油路上。在這之前,大家看我連續出事,都安慰我,事不過三,沒想到這次是第四次發生在我身上。這時我從地上爬起來,嘴唇腫大,鮮血一直流,那時我非常的氣憤,我已經忍不住了,於是我對天咆嘯、哭訴,為什麼又是我,我怎麼這麼倒楣。

   過了一段時間,心情比較平復,之後,我有個感覺,要寫信給我的姐姐,她人在美國,已經受浸了,我告訴她我所遭遇的事。她告訴我,要快受浸,不要再担延了,你不進入神的國,就是在撒旦的國裡,是不平安的。於是我聽從了她的話,趕緊找教會受浸。

   未受浸前,我活在黑暗的範圍裡,受鬼魔的挾制,沒有平安、沒有穩妥;受浸後,進入神的國,脫離了黑暗的權勢,我不再受鬼魔的攪擾,晚上睡覺也不再害怕了,因為我知道我是屬神的人了;並且從水裡上來後,整個人非常舒暢、輕盈,像隻小鳥,非常喜樂,好像你這個人離地上騰一般;對於別人之前的錯待、虧欠,我也能赦免、原諒;對事情的看法、態度,都有許多的轉變,不會被一些事物左右或影響。

    現在回想起來,也許是我的心比較剛硬,所以神許可一些苦難臨到我,雖然當時覺得很倒楣、很苦,但現在卻覺得是神的手,若不是這麼多一聯串的環境臨到我,我這個人也不會到神面前來,也因為是這樣刻苦銘心得救的,所以常常提醒我,不能隨便離開神、離開召會。在座如果有朋友已經聽了多次的福音,真的是不要再猶豫不決,要趕快過這受浸的關,不要像我要遇到許多的環境,才要到神的面前。受浸之後,你能進入這永遠的國度,有永遠的生命,有永遠的平安,並且有永遠的滿足,願神祝福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