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為屬靈軍隊之內在原則

新、舊約都有論到屬靈爭戰的條件。在以弗所書,保羅指出爭戰是團體的事,特別是在基督的身體裏。所以在第六章說到需要穿戴神全副軍裝,包括六項重要的事物-真理束腰、義的胸甲、和平福音的鞋、信的盾牌、救恩的頭盔、那靈的劍。而禱告可視為第七項,是爭戰時具有決定性、不可或缺的憑藉。唯有禱告,才能使我們充分應用其他六項事物,使屬靈軍裝成為我們爭戰的經歷。此外,爭戰者必須「在主裡」才能得著權能和加力,我們一離開主就站立不住。若要「在主裡」,最便捷方式就是不住的呼求主名,好使我們與主耶穌無時無刻相聯結。

舊約出埃及記記載,當以色列人與亞瑪力人爭戰時,得勝的關鍵不在於約書亞和他帶領的軍兵之武力如何強盛,乃在於在山上代禱的摩西及同伴的扶持。故此,在爭戰時我們需要在禱告上與升天的基督是一,並且要有同伴相互扶持,才能經歷屬靈的得勝。在民數記三~六章,這裡啟示了一些屬靈爭戰的要訣或原則。

第一,在地位上聖別。實際有分於屬靈爭戰的人,必須是在地位上屬神的人。例如祭司或利未人,他們原是墮落的人,但藉著豫表基督救贖的血和祭物,他們就能分別為聖事奉神。我們今天蒙了基督的救贖,成為君尊的祭司體系,就可藉著屬靈和事務的事奉來服事又真又活的主。每一次的大小事奉,對我們都是一個爭戰。大者如盡話語職事,小者如會所的整潔布置,若是一不小心,就容易落在血氣和天然裡,失去蒙恩機會。故此,我們不僅需要儆醒,更要有爭戰的靈,常享受主話並豫備自己,好叫我們的服事是在靈的新樣裡。

第二,除去團體的玷污。我們的神是聖的、義的和活的,祂絕不容許在屬靈軍隊中有患痲瘋、患漏症以及因死不潔等三件情事。患痲瘋的原因是背叛神,不服神的代表權柄,且在背後批評論斷。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上,這也常是我們軟弱的經歷。我們想要的,主卻不要;我們不要主卻要,事奉與生活常常發生如此矛盾。一個軍隊是否能得勝,在於是否順服權柄。「順服權柄」並不是只看外面等次的大小或資格的深淺,而是內裡是否讓基督登寶座?只要在生命中讓基督作王,我們就能順服神與人,並且不管哪一種性別,不論得救年日長短,我們都能彼此順服,這才是召會生活美麗的圖畫。

屬靈的「漏症」是豫表天然的人之過分、不正常、不受約束的流露,也就是表徵人對於自己脾氣、偏好、愛憎,沒有節制,不受約束。一個軍隊若是大家都我行我素,就不是精兵,而是散兵。例如雷子約翰和安得烈,因為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主耶穌,就想要叫火從天而降,燒滅他們(路九)。這是錯誤的代表主。主來原是要救人性命,不是滅人性命。假設我們在服事過程中,不經意動怒,發脾氣,就不是供應生命水河,而是帶進死亡。這樣不論作得再多,至終都不會得到主的稱許。因為我們憑肉體所作的,都是出於熱心而不是基督自己。這實在提醒我們,我們行事為人與事奉配搭必須是在靈的新樣裡,否則最終主會把我們的所是與所作完全暴露出來,顯明我們的工程屬於那一種材料,是金銀寶石,或是木草禾稭。

「因死不潔」是指因著接觸那些在屬靈上死了的人所受到屬靈死亡的玷污。今天我們已有分於基督復活生命,脫離了罪與死的轄制。但若我們不運用靈,而任憑心思在曠野裏飄蕩,死就有權能從我們出來,不僅敗壞我們,也會玷污我們的同伴,並且一同死在一堆,成為骸骨。所以我們需常常操練靈,憑靈而行。若是如此,凡事臨到我們,就都能叫我們得著屬靈的益處。

第三,對付虧負別人的罪。在團體爭戰中,同伴間若是彼此有虧負,就無法同心建造和配搭,並且會帶來仇敵的控告。所以當我們一有這種生命的感覺時,就要照著內裡生命的要求,常以為虧欠並且徹底對付乾淨,好使神與人完全是一,並使我們良心無虧欠,剛強爭戰。在召會生活的事奉配搭裡,我們的確需要常有這樣的操練,以堵住所有的破口漏洞。

第四,僅愛獨一丈夫。民數記裡的軍隊表徵啟示錄裡的基督新婦軍隊,是由愛祂的人所組成。這個神聖的愛要求我們以基督作獨一的丈夫,心中僅有祂一人,如此才能配得作祂的軍隊,與祂出死入生,一同爭戰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一章二節說:『我以神的妒忌,妒忌你們,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,要將一個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。』這裏的『妒忌』乃是如同丈夫為他妻子所起的妒忌,而民數記五章所說丈夫對妻子的疑忌,就是懷疑妻子的貞潔。因此,為著與得勝元帥站在一起爭戰,就需要我們常在生活中去核對,到底我對基督的愛是專一的,還是三心兩意的。求主得著我們,用全心、全魂、全心思去愛祂,從一切偏離中不斷地轉向主,並且讓祂更多來充滿、浸透並取代,好叫我們完全愛祂。

第五,自願成為拿細耳人。拿細耳人是自願獻上自己的事奉者,他們心中為主定大志、設大謀,存心討主喜悅。並且願意棄絕自己魂生命的享受,遠離淡酒與濃酒,而且以基督為頭,順服祂的權柄。這是由頭上不用剃刀剃頭所表徵,說出祂的權柄要在我們身上絕對而有權能,使我們願意奉獻自己,甘願捨己而不愛惜自己的魂生命。  

《引用自新竹市召會:http://hcchurch.org.tw/

基督徒一生的賽程

所有得救的基督徒,都必須認識我們的一生就是在奔跑賽程。在新約中,保羅多次提到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一場賽程,他告訴我們當如何面對並預備這場賽程,並且還要我們知道是為著什麼目標而奔跑這賽程,以及最終的獎賞是什麼。

首先,主耶穌說,『我就是道路、實際、生命;若不藉著我,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。』(約十四6)我們所奔跑的賽程乃是基督,我們若不藉著基督,就無法達到目標,無法到父那裡,無法得到獎賞。

保羅在使徒行傳裡說到,『我卻不以性命為念,也不看為寶貴,只要行完我的路程,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,鄭重見證神恩典的福音。』(徒二十24)保羅認為他的傳福音是奔跑基督徒的賽程,因此,我們也當以傳福音為我們基督徒一生的賽程。

到了書信裡,保羅在林前九章24-26節說,『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,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?你們應當這樣跑,好叫你們得著獎賞。凡較力爭勝的,諸事都有節制;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華冠,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華冠。所以我這樣奔跑,不像無定向的;我這樣鬥拳,不像打空氣的。』

一個運動員為了在競賽中較力爭勝,在許多事上都有嚴格的節制,例如飲食起居等。同樣地,我們為著得到那將來的獎賞,也當在諸事上有節制(林前九25)。不僅如此,保羅還說到,要痛擊己身,叫身為奴(27)。這是一種隱喻,意思是帶領著被征服的人,將他奴役,使他作奴僕,為征服者的目的而效力。這指明我們需要征服我們的身體,並治服牠。我們的身體已被情慾所擄掠,現今我們必須拯救牠,並擄掠牠,將牠帶進一種非常正面的奴役,使我們的身體成為聖靈的殿和基督的肢體。

在哥林多前書十章,保羅接著用以色列人進入美地的路程,作為在場上賽跑的比喻(林前十1-13)。神呼召以色列人的目標,乃是要他們進入應許之地,享受那地的豐富,使他們能建立神的國,並在地上成為神的彰顯。然而,他們雖都藉著逾越節蒙了救贖,脫離埃及的暴虐,都從紅海經過得救,也都吃了天上降下的嗎哪,喝了磐石流出的活水,並被帶到神的山,接受神帳幕的啟示。但因著他們的惡行和不信,就是滿了抱怨、發肉體和貪婪,坐下喫喝,起來玩耍,並拜偶像又行淫(林前十7, 8)。所以他們不得神的喜悅,幾乎全數倒斃在曠野,無法達到進入美地的目標。至終惟有迦勒和約書亞作到了,進了美地(民十四27~30)。

今天我們雖然藉著基督蒙了救贖,脫離了撒但的轄制,也被帶進神經綸的啟示中,我們仍可能無法達到神呼召我們的目標,就是進入基督這美地作為我們的產業。這產業就是為著享受祂的豐富,使我們能在今世成為祂的彰顯,並在國度時代有分於對基督最完滿的享受(太二五21 ,23)。以色列人的失敗,對於所有信徒都該是個鑑戒,也是個嚴肅的警告,因為我們有可能重複以色列人在曠野失敗的危險。在此我們不只看到了鑑戒,受到提醒,還需要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的,向著標竿竭力追求,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,召我向上去得的獎賞(腓三13,14)。這應該是我們的態度。

然而,我們在這賽程中隨時都會受挫、軟弱、灰心、跌倒,所以保羅在希伯來書十一章中舉出許多信的見證人榜樣。到了十二章就鼓勵我們,要看見『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,如同雲彩圍著我們,就當脫去各樣的重擔,和容易纏累我們的罪,憑著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。』(來十二1)這條路前面已經有人走過,如同雲彩引導在迷惘中的我們。我們就應當沒有重擔和纏累的罪,一身輕盈,憑著忍耐忍受反對,不疲倦灰心,並望斷以及於我們信心的創始者與成終者─耶穌,奔跑前頭的賽程,直到路終。

正如同保羅在他的賽程結束前所說的,『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,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;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,就是主,那公義的審判者,在那日要賞賜我的;不但賞賜我,也賞賜凡愛他顯現的人。』(提後四7-8)讓我們彼此鼓勵,一同效法前面的跑者,忠信的跑到路終,好在將來得到那不能衰殘、公義、榮耀的冠冕。

《引用自新竹市召會:http://hcchurch.org.tw/